贤后难为 第100节(1 / 1)

周云见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说道:“这么禽兽的吗?我都昏迷不醒了,你还睡我?”

武帝:……

一旁的盛倾雪:……打扰了……

他悄悄转身,去了外间。这对小两口随时随地撒狗粮,撒狗粮也就算了,车还开得猝不及防。盛倾雪直犯嘀咕,浪这个东西,也会遗传吗?想到自己当初所干的事,他又忍不住无地自容起来。

房间里,周云见和武帝正小声的说着话,那些情话听上去是那么的自然又让人面红耳赤。盛倾雪忍不住为儿子庆幸,他能有这么好的婚姻,连自己都替他高兴。这也让自己昏迷的这二十年的遗憾稍微有一点慰藉。若是他不幸福,那自己怕是要自责死了。

此时,他还并不知道见见这个婚姻,是迟离一手促成的。他聪明,有大智慧,却将这大智慧全都用在了正道上。

看着房间里的儿子与儿婿正在缠绵的拥吻,盛倾雪悄悄离开了房间。他微笑着给他们关上了房门,抬头却看到了一直等在门外的迟离。对方朝他笑笑,盛倾雪转身就走。却被对方拉住,有些羞涩的说道:“你……还有两副药要吃……”

第155章 (正文完)

躲了好几天的盛倾雪知道自己不可能躲一辈子, 毕竟他和迟离并不是什么小恩小怨,而是一起生了个孩子的大恩大怨。倒是也说不上什么怨,应该是恩情才对。如果不是迟离,自己也没办法生出见见。当然, 如果不是自己复活了他,他如今也还是个幽魂。不过他又救活了自己, 两恩相抵。算来算去, 还是自己欠了他。

于是他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迟离,说道:“好。”

迟离没想到他这么乖便跟着他走了, 心里还有些意外。不过当时, 他也没有多想。迟离向来老派持重, 虽然见了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勉强还是能维持住自己年长的体面。

清云山庄比刚刚开始时大了数倍, 迟离的住处是一个新建的小院儿。院子环境清幽雅致, 有竹林有荷塘, 还有一方小园子。几个园丁尽心尽力的在那里整理着花园,见他回来了, 便远远的朝他点了点头, 退出了园子。这些都不是仆人,而是清云山庄里的长工们。说是长工,其实他们都有自己的自由职业。现在甚至主动提出不再要家主的工钱,因为他们的自由职业就足够养活一家老小而且大有盈余。这样的好日子,是他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就连他们的儿女, 都能在清云集团找到一份相当合适的工作。有的甚至买上了机车,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人都是知道感恩的,大家都愿意跟着盛义士。当然人都是有贪婪之心的,也有个别心怀嫉妒或者自私肮脏的人。但人都是有眼睛的,再加上周云见做义学,教人明事理。这样的人,注定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要么改正自己的坏思想,要么灰溜溜得滚了。放眼滚了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能把日子过好的。

周云见教大家,人虽然重要,平台更重要。虽然是一种洗脑,但于百姓来说,过上好日子比什么都重要。所以热爱平台,热爱集体,让他们的团队凝聚力更强,也是增加创造财富能力的一种途径。

迟离远远的对园丁们点了点头,带着盛倾雪进了院子。临荷塘而建了一个纳凉用的方亭,方亭宽敞,铺了棉协和,放了矮榻。童子钟离正在煎药,满院的药香弥漫,盛倾雪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

小时候他去过幽冥界一次,因为鬼修需要与阴灵沟通,所以门派建在暗河两畔。东畔控尸一宗,西畔控灵一宗。因为太过久远,他也忘了以前幽冥界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他的住处干净整洁,有一股清新的草药味。不是治病的草药,应该是他控灵时需要用的一些草药吧!

钟离见师父回来,便起身朝他行了个礼:“先生,盛先生,药已经熬好了。”说着他将一把小刀递给了迟离。

迟离接过小刀,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一下,滴了几滴血到药里。虽然他做得极隐蔽,但还是被盛倾雪看到了。但是他没说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迟离那里奇药甚多,手指上的一个小伤口,抹上点药便能快速愈合。待到他把药端给坐到矮榻上休息的盛倾雪时,手指上的伤便已经看不出来了。

接过迟离递给他的药,盛倾雪缓缓喝了一口。血腥气很浓,几乎遮住了药味。可以想象,迟离挤了多少血到汤药里。将空了的碗递给钟离,钟离接了过来,退出了凉亭。

盛倾雪问道:“你这是用气血,给我引了二十年命呢?”

迟离知道这事儿瞒不住他,一边调着香炉里的艾草香,一边说道:“百魂草活死人肉白骨,也不过是传说。这世间哪有这样的灵丹妙药?其实它的功效和参汤差不多,只是比参汤吊命的功效强一些。想要活死人,必须要用上百种药材慢慢养着。养上一段时间,再慢慢用气血引命。这个过程,稍有差错,便前功尽弃。当然,也不是说前功尽弃了便没有机会了,还能重头再来。我试了足足十几次,才总算找准了规律。真是抱歉,让你躺了这么久。”

听到这里,盛倾雪便从矮榻上站了起来,问道:“你房间呢?”

迟离指了指他背后,问道:“你要休息吗?我去给你整理一下……”

还未等他说完,盛倾雪便稚门进了迟离的房间。迟离也跟了进去,去给他整理床铺。却听到身后门声一响,盛倾雪将门给关上了。再回头时,又看到他将门紧紧的闩上。

迟离:“……小雪,我出去,你休息。”

盛倾雪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救你一命,你救我一命,咱俩扯平了。但是你帮我生了见见,我还是得谢谢你。说吧!你想要几次?我知道我对你下药是我不好,我当时不是没办法了吗?谁想到你会把我救活,本来还想着我死了一了百了,欠你个人死账烂。现在我既然活了,就不会赖账。迟伯伯,……算了,我还是不叫你伯伯了,免得你有负罪感。不过你放心,一切都是我逼你的,跟你没关系。日后九泉之下,我也会替你跟我爹解释。”

迟离满头黑线,差点端不住那几分体面。

但是下一秒,迟离那几分体面便碎得体无完肤。因为盛倾雪开始解自己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中衣。他立即上前抓住他的手,说道:“小雪,你……做什么?”

盛倾雪说道:“肉体债肉体偿,还能做什么?迟伯……哦不,离哥你不用不好意思,我都明白的。”

迟离要疯了,你明白个什么?我救你什么都不图!也不让你偿还什么!你这孩子过分了啊!

可他的舌头仿佛被施了针,一动也动不了。因为盛倾雪柔软的身子已经抱住了他,如羽般温柔的轻吻在他唇上啄痒着。他的心脏如遭电击,停止跳动的一瞬间后,重新疯狂的跳动起来。就算盛倾雪将他的衣服脱掉,他也没能做出半分反抗来。

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再一次吃掉了自己的世侄儿。他躺在那里检讨自己,心道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他现在突然有点理解当年那些疯狂迷恋自己的男男女女了。看着怀里熟睡的盛倾雪,他紧了紧自己的胳膊,将他楼在了怀里。如获至宝一般,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唇角勾出一个弧度,心里似乎被填满了。

最近,整个清云山庄都显得其乐融融。两个孩子仿佛两团滚动的雪球,整天跑到这里,跑到那里。为此,清云山庄人人警惕,生怕两名少主会掉到水里。直到有一天,两名长工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少主人走进了水里,水却仿佛怕他们一般自动撤到了两帝。

两长工用力揉着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他们走近后,却无比确认,那水的确是自动给两名少主人让了路。

周云见并没有把两个儿子的司水属性屏蔽掉,虽然小儿子没有司水能力,但水对于司水教教主的儿子来说,都有着天生敬畏。说白了,就是水不会伤害司水教后人。所以哪怕清云山庄到处都是水,周云见也从来没担心过。

自从两名长工看到这一场景后,关于司水教的传言便沸沸扬扬而起。

司水教在江湖上的地位虽然不高,但在民间的威望却是极高的。本来清云山庄的这些长工们,也是因为大旱才逃难到京城这边来的。当时他们逃难的时候就有不少老人乞雨,口中念的便是司水教教主的名字。可是司水教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打从二十年前,大旱便再也不见司水教了。

如今却再也能司水之人,难不成,盛义士便是司水教后人?而且,司水教教主不是也姓盛吗?

有不少年长的长工围在一起,对这件事低声议论着。他们从祖辈起,就对能缓解旱情的司水教深信不疑。如果盛义士是司水教后人,那……那他们岂不更是跟对人了?

当然,这些议论也传到了周云见的耳朵里。如果是在之前,周云见肯定是有所担心的。但是如今司水教所有的宿敌都已经除掉,这世间于他们来说再无威胁。既然司水教在民间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信仰,那何不让它重见天日呢?于是周云见连夜写了一个话本儿故事,让书侍给润色了一番,交给了大街小巷的说书先生。在说书先生绘声绘色的讲述下,司水教二十年来传奇的恩怨情仇,就这样传遍了大街小巷。

如今,人人都知道司水教教主就是清云山庄的盛云盛义士。从此以后,盛义士在民间的威望更高了。

再说司水教的众教侍,琴棋书画,酒色财气。琴侍,棋侍,书侍,画侍,酒侍,色侍,财侍,气侍全部归位。他们在看到活着的盛倾雪后,一个个都哭成了个泪人。他们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深厚。

神奇的是画侍,他竟然在看到盛倾雪的一瞬间,第一眼便叫出了他的名字。仿佛这二十年他没有疯,也没有傻,只是长眠一觉。醒来后,教主仍是少年时的模样。

看着这一幕幕,周云见也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自己穿越这一遭,经历了这一切,得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便是这些活生生的人,滚烫烫的情义。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回房间打开了自己的贤后系统。嫔档的任务早就完成了,如今是妃档。周云见不胜唏嘘,升了四年,才升了四个等级,着实不易。他哭着接下妃档的任务,差点当场跪了。

“小李子,来,我们来谈谈人生。”

当然,类似这样的日常,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样吧!嗯,正文完结。其实,也没有啥要交待的啦!大家觉得有什么没交待清楚的,可以提出来,番外补齐。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