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19)(1 / 1)

我叫小惠就好。少女甜甜的笑着。

你也是抽到请柬的粉丝么?

不是哦。小惠摇了摇头:我是中也干...咳,中也先生以前的下属。唔,算是他们最早的cp后援会成员吧。最后一句她说的极为笑声,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枝川智美听得并不真切。不过她也很快没空去思考小惠方才到底说了些啥,目光彻底被出现在会场中的其他人吸引走了目光。

超人气艺人星那歌呗,当红演员叶絵里子,之前和中原中也合作过的国名女演员小池彻子,还有名导演宫泽一辉渡边一郎...场内的艺人数量比起那些恨不得邀请来半个娱乐圈人气艺人的豪华场面而言实在是少的可怜,勉勉强强也不过凑了个十多人,全都是之前和中原中也与太宰治合作过,且关系匪浅的人。但就是这些人,每一个无论是国民度还是人气都牢牢占据着一线的地位。

除开这些艺人,剩下的宾客虽然与娱乐圈无关,可在气质容貌上比之艺人却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彭格列的十代目和守护者,组合的boss,异能特务科的高层,武装侦探社全员,铃木集团的千金,那个是沉睡的小五郎女儿,还有米花町小有名气的少年侦探团...那边几个是之前听说过的咒术高专的人吧。啧,不愧是我们中也干部,来参加婚礼的全都是大佬啊。小惠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就在这时,不断重复着的背景音乐忽然一变,原本嘈杂的环境骤然安静下来,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纳撒尼尔霍桑捧着一本厚厚的圣经走到了会场的正前方,面对着所有的宾客,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的主持起了这场婚礼这是太宰治直接找弗朗西斯借的人,干架也很厉害的专业神父,对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种完全不信仰天主的人来说非常适合主持婚礼。

随着霍桑的主持,原本站在四面八方,跟着柱子似杵着的中原中也直系下属,今日的花童担当们僵硬着身体,顺着通往主舞台的红毯站好,将手中的鲜花捧至胸口,绷着脸安静的当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花瓶。

随着一声悠远的钟声,太宰修也和爱丽丝一人拎着一个小花篮,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边走便将篮子里的花瓣洒在地毯上。紧随着二人的,是挽着福泽谕吉的手,穿着白色拖地婚纱的太宰治!

枝川智美的手机直接从手中滑落,她仍然保持着拍照的姿势,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身婚纱的太宰治。

这这这,太宰君怎么会穿着婚纱呢?我难道是站错了cp?

枝川智美自然不会知道太宰治想让中原中也穿婚纱,结果打架没打赢中原中也,反被对方扒了衣服套上婚纱这种只有夫夫自己才知道的小情趣了。

中原中也表示,虽然谁上谁下这种问题还有待商榷(早已确定),但这种小便宜不占白不占,好歹先爽一把。

在太宰治身后,跟着的是拖着婚纱宽大裙摆,一身花哨打扮,宛如花仙子在世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这两个花童x伴郎。

森鸥外站在主舞台上笑的特别开心,仿佛这次糟心的服装造型完全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这些都是爱丽丝选的,谁让中也宠她没有拒绝?这关我啥事呢?

森鸥外乐呵呵的举起手机,给芥川龙之介疯狂拍照。

当太宰治在主舞台站定后,随之出场的,是穿着黑色西装,笑的无比得意,连眼睛都弯成两束月牙的中原中也。他挽着一个金色头发,留着和中原中也相似发型的男人手臂,一同踏上了红毯。

那是中也先生的哥哥,魏尔伦先生。小惠在一旁悄悄和枝川智美道。

庄重的婚礼进行曲中,中原中也一步步走向了太宰治。他们的视线牢牢锁定这彼此,仿佛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太宰治,你愿意与眼前之人共度余生,爱他,忠诚于他,无论贫穷或富贵,患病或残疾,直至死亡?

我们的人生已经绑定在一起,永远也无法分开了,不是么?太宰治握着中原中也的手,用只有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中原中也看着他微笑,握着的手又紧了一分。

无数画面从眼前浮现,前世的分离,今世的相遇。他们穿过世间的酸甜苦辣,最终找到了彼此。

我愿意。太宰治道。

中原中也,你愿意与眼前之人共度余生,爱他,忠诚于他,无论贫穷或富贵,患病或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中原中也毫不犹豫的说。

他们为彼此套上戒指,在无数人的祝福声中接吻。从此以后,他们命运的红线将牢牢的锁在一起,再不分开。

抢捧花啦!

不知有谁喊了一声。枝川智美还未从方才的感动中抽身,迷迷糊糊的跟着人挤到了最前面,等到回过神来,只看见有什么东西划过一道抛物线,直直的落进了她的怀里。

枝川智美抱着捧花,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是你啊!一道略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枝川智美猛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张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中,中...枝川智美结巴着半天说不出话。

参加婚礼已是足够的惊喜,枝川智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接到中原中也抛出的捧花。

我记得你。中原中也笑的很是温和:第一次公演舞台的时候,你有在台下,还举着写有我名字的应援幅对不对?

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第一次进行公开表演,虽然乌泱泱的港口黑手党应援团让他很是尴尬,可他却也在那群应援团中注意到了几个人,拿着写有他名字的应援幅,红扑扑着一张脸,认认真真的听他唱歌,眼中仿佛闪耀着点点星光。

枝川智美的眼泪忽然止不住了。

喜欢上中也,真的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啊!

她在心中道。

中也君。她深呼吸一口气,带着满心的祝愿:新婚快乐!

谢谢。中原中也微笑道。

难得能与偶像面对面,缓过劲来的枝川智美简直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惜还不等她开口,方才的花童之一忽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虽然依然是那副有些搞笑的模样,可是此时的气势却和方才截然不同。

...组织趁着婚礼仪式,对港口黑手党总部发动了进攻。

对方说的话枝川智美并没有全部听清,只是隐约听到了黑手党这个词汇。

黑,黑手党?枝川智美脑袋有一瞬间的宕机,她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那些花童魁梧的身材上。那凌厉的气质,即便是用鲜花堆砌,也丝毫无法掩盖他们的锋利。

她茫然的目光再度落向了中原中也,这个她第一次喜欢,今后也会一直喜欢的男人身上。那个她自以为熟悉的男人,此时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充满神秘色彩的纱。

敢在我们结婚的时候动手,胆子还真的挺大。趁着中原中也扔捧花的时间偷偷换回了正常衣服的太宰治双手插着兜,悠哉悠哉的走了出来。

中原中也忽然笑了:是啊,胆子还真大,不找他们多讨点彩礼可不行。

两人相视一笑,交换着只有他们才能读懂的眼神。奇妙的气场自二人身上蔓延开,将他们彻底笼罩在其中,没有任何人能够插入。

啊,对了。中原中也忽然回过头,冲着枝川智美竖起一根手指,右眼俏皮的一眨:刚才听到的事,能不能请你保密呢?

枝川智美捂着早已经涨红的脸,用力的点了点头。

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顶黑色的礼帽戴在了中原中也的头上,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冲中原中也伸出手:走吧。

两双手紧紧交握,阳光之下,两枚钻戒闪着耀眼的光芒。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