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老母鸡变鸭(1 / 1)

夜晚,酒店里。

刘思思趴在床上背剧本,万年则盘腿坐在沙发上,跟老头子似的啪啦啪啦按遥控器。

“你不回去背台词啊?”刘思思探出一只脚,在万年的肩膀上踩了踩。

送羊入虎口,说的就是这样的。

万年没转头,一把拉住了白皙的脚踝,“有什么好背的,就那些词,早就背熟了。”

“那两位还经常改词呢,我背的再熟也没什么用。”

废了好大的力气,刘思思才把脚收回去,此时也坐起身来,学着万年的样子盘腿坐在了床边,“海青姐演的真好!”

在万年看来,能演跟自己气质相似的角色的演员很多,但是能演出跟自己气质不搭,甚至是完全相反的角色就很困难了。

要是照这个观点来看,毛豆豆绝对是海青演的最好的角色,同时也是她最讨人喜欢的角色。

“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人家一样呢?”刘思思羡慕道。

等到2077,你移植一个赛博义眼就行了。

万年转过头,看着一脸羡慕之色的刘思思,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想了想,他说道,“要不,趁着未来没剧,你去中戏进修一下,学学演技理论啥的?”

虽然不是人人都是青帝,一年中戏进修班下来就成神,但是学一学总归是好的。

刘思思苦着脸道,“我不想上学!”

“中戏上学又不是让你去学数学语文,就是一些表演的基础课程和理论教学,没什么难度。”

万年笑道,就刘思思那个原生态演法,以后还真没什么未来。不说追求什么影后,提升一下基础技能还是很必要的。

“再说吧!”刘思思敷衍道。

“别啊,该勤快的时候还是得勤快,之后才能更好的犯懒啊!”

懒散就是第一生产力,为了能犯懒不扫地,人们发明了吸尘器。为了能犯懒不洗衣服,人们发明了洗衣机。

万年也是一样,为了今晚不受失眠之痛,他还是勉为其难,打起精神窜到了床上。

睡前锻炼一下,有助于睡眠嘛!吉良吉影都是这么说的。

“别啊,我台词还没背完,还没刷牙呢!”

“一会儿吧,反正都要洗澡的。嘿,你怎么还穿蓝色的?”

之后自然是魔方积木九连环,拼图乐高华容道。

不足为外人道也!

······

时间来到了十月中旬。

不同人表演喜剧的方式也不同,大本事靠的是表情跟慢悠悠的台词,海青靠的是表情,两方的父母靠的是积年的经验跟演技。

毛锋闷骚,万年靠着那股子自信自大的劲儿倒是演的挺符合人物,明面上是装逼,但是细看却有种小屁孩装大人的既视感。

而刘思思虽然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挺严肃,但是正好跟潘美丽的人物形象还挺符合。这个人物靠的就是反差萌,天然呆来搞笑,跟她还满符合。

一个多月下来,剧情已经进展到了中段。

偶遇潘美丽之后,毛锋就开始追求她。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花花公子,毛锋很快凭借甜蜜攻势把潘美丽搞定了,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环节。

折腾了一番之后,两人终于结婚。但是,在婚礼上,离开许久的秦素素突然出现,大闹婚礼。婚礼乱做一团,潘毛二家皆感面上无光,潘美丽掩面而泣。

接下来要拍摄的,就是新婚夜的戏份。

新婚夜,俗称洞房。要是按照周星池在整蛊专家中的理论来看,洞房一共可以分为四个步骤:第一,洞房的前提是有房。第二,房间里呢,要有一对儿兴奋的男女。第三,裤腰带跟红盖头。第四,那自然就是洞房的正常操作了。

嗯,操作!

可惜,在第二步,毛锋夫妻俩就出了岔子。

“准备,开拍!”

镜子前,刘思思强打精神,露出了笑容。之前,秦素素大闹婚礼,美丽自然是生气且伤心。但是,她又不愿意让自己的心情影响毛锋,只能勉强自己做出开心的样子。

“美丽?”万年走进门来。

“俺来了,刚才擦了把脸。”刘思思接过了万年的西装,转身挂在了衣架上。

万年脸上带着些歉意,但又没说话。

“爹娘都回了?”

“对,刚走!”万年点点头。

坐下来后,万年又道,“刚才爸妈走之前,还特意嘱咐我,让我跟你好好说说话,让我好好给你解释一下。”

万花丛中过,叶子随手摘的毛锋,本以为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女孩的哭泣跟责怪,没想到潘美丽却似乎毫不在意。

“解释啥啊?”

万年无奈的笑笑,面对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姑娘,他还真就没什么办法。

“解释你想知道的,你想问的,你疑惑的,心里不舒服的,我什么都招,你尽管问!”

刘思思摇摇头,“今天是咱俩的好日子···”

“所以啊,我也不想破坏气氛,我什么都告诉你,我怕你心里有什么问题。”

表面上看,是真情流露。实际上,是欲擒故纵。

毛锋就看准了美丽在新婚之夜不想破坏气氛,才特意找了这么个时机来坦白,也是用心良苦。

用心良苦的渣男!

刘思思低下头,羞涩的笑笑,“俺没啥问题,不用解释!”

这还真让毛锋有点意外了,难不成,这姑娘还真就大气如此,能不在乎自己丈夫以前的情史?

“你真的,什么都不想知道?”万年看了看刘思思,脸上又是纠结,又是好奇。

刘思思傻呵呵的摇摇头,“俺相信你,毛锋,俺啥都不问!”

都说,渣男渣女最终的归宿都是老实人。

此时的毛锋,心里似乎真的对面前的傻姑娘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情。超脱于占有跟欲望,纯粹的怜爱跟好奇。

“好,过,准备下一场!”

万年抬起手,伸了个懒腰。

一旁的刘思思戳戳万年的胳膊,小声问道,“你也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吗?”

潘美丽懂事又漂亮,还能原谅男人的过失,看起来就是完美女主角的样子。

“怎么?我说喜欢,你就要往这方面转吗?”

“才不要,这样的女孩好没意思。”刘思思摇摇头,她性子可不像是潘美丽那么温婉,心里皮的很。

万年笑着摸了摸刘思思头上扎起的大团子发型,摇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太懂事的女孩子。该生气就要生气,该撒娇就要撒娇。大家地位平等,太懂事的话,有种刻意讨好的感觉。”

刘思思眼睛一亮,“你这个情况,是不是俗称的受虐待狂啊?”

万年长叹一口气,心里想着要不要带这丫头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芭蕾也不是街舞,也没有把脑袋放地上转来转去的技术动作,不至于把脑子给练坏吧?

“别聊了,准备下一段了。”副导演在远处叫道。

“好,马上ok!”

说罢,万年瞪了窃笑不已的刘思思一眼,“别傻笑了,准备开始了。”

“哦!”

毛锋跟潘美丽在酒店里头斗智斗勇,而毛家的老两口则在家里讨论自家儿媳妇的事情。

其实,刘思思对潘美丽的理解有点问题。她不是那种啥事都以毛锋为先的傻白甜,而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手段。毛锋老爸认为,潘美丽别看老实的跟一只猫似的,但是心里很有数,肯定能把毛锋给治的服服帖帖。

似乎是为了验证老毛头的话,酒店里,潘美丽也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老公你看,俺准备了手绢。”

刘思思手里拿着笔跟手绢,一点不在乎身边跟猫似的蹭来蹭去的万年,“俺想,今天是俺最幸福的一天,你要在手绢上写上誓言。对俺说,说你喜欢俺,爱俺,最后再写个签名!”

万年眨眨眼睛,脸上满是不以为然的表情,“这太小儿科了吧?”

“你不是说你听俺的吗?”母老虎开始发威了。

“好,我写!”

在手绢上写完卖身契,还签上名之后,毛锋本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道,美丽又打开了电脑。

“俺要把刚才的照片都发到博客上,让别人都羡慕俺!”

“发到博客上···”万年不屑道,但是眼神一转,慢慢又回过味儿来,“等会儿,你说什么?你还有博客?”

毛锋本以为潘美丽就是纯纯的农村姑娘,啥都不懂的那种。现在听到姑娘嘴里跑出博客这种词,这才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

“咋啦?”

“你有博客?”万年露出一种“你丫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

刘思思转过头,跟看着土鳖似的看着万年,说道,“你不会以为,俺们村里人就不懂博客吧?不会吧?”

万年哭笑不得,回答道,“我本来真的以为你什么都不懂,怎么突然间,我觉得你什么都懂。还有博客?我都没有!”

刘思思也没理他,光顾着在电脑前选照片了。

唐突之间,老母鸡变鸭。毛锋觉得是找了个傻媳妇回来,啥事都听自己的。没想到,这个傻媳妇是装的,自己啥都懂。

一时之间,毛峰有点迷惑了。这段时间,究竟是他追到了潘美丽?还是潘美丽下了个套,把毛锋自己给套牢了呢?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