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我爱你(1 / 1)

酒吧今天来喝酒的人不少,里面的女性客人也比平时多一点,酒吧放着音轻缓的音乐,调酒师在吧台炫技,动作行云流水,调酒师长得一般,但有技术和气质加成,看起来也很帅。

秦诩和林知年到酒吧时,乔云云正在和圈里小姐妹们聊着他俩,乔云云只说林知年要带一个弟弟过来,他不知道林知年想不想公开,也没替他公开,旁边的人都在问是什么弟弟,帅不帅,有没有对象……

“行了啊你们,一个个悠着点。”乔云云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消息,“呦,来了。”

酒吧入口,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顺着楼梯往下面走去。

“以前经常来这吗?”秦诩语气平淡,似不经意的问出口。

林知年走在前面,低头看着楼梯,“也不经常,闲着的时候来坐坐,之前大学的时候在这里兼职过。”

“是吗?”秦诩低落道,“我都没见过你穿酒吧制服的样子。”

林知年这会儿应该安慰他的,但不知怎么的,听到他这句话,不自觉的就想歪了,他低咳一声,带着笑音道:“制服……呵,看不出来,你还好这口。”

“你什么样我都想看。”秦诩直白道,真诚又炽烈,让人难以抵抗。

林知年自己挖了个坑,“没什么好看的。”

“有那个时候的照片吗?”秦诩又问。

林知年本来想说没有,但听着秦诩那故作遗憾的语气——明知他是装的,可欺骗秦诩还是会让他好一阵的良心不安和愧疚。

“有,等会回去给你看。”林知年说。

秦诩进一步问道:“我能存几张吗?”

随后,他又像是怕林知年不同意,声音低低的说,“不是那个时候的也行,我想要几张你的照片,想你的时候就看看,我们的合照……都好多年前了吧。”

上次拍合照,还是在秦诩初中毕业的那年,林知年特意和他拍的合照,那个时候的林知年也是还余留青涩的,那个时期的秦诩很内敛,话不怎么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林知年为了逗他笑,什么冷笑话都使出来了。

最后还是拿“你笑一下今晚我陪你通宵玩游戏”来让秦诩勉强的勾了勾嘴角,还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那个时候,拍完照林知年还感慨,秦诩这小冰块不解风情的样子,以后不好找女朋友。

林知年无奈应下秦诩的请求,秦诩不那么说,他也会给他照片了,但他就像是铁了心要把自己那小可怜的形象装到底,而他……偏偏还就吃这一套。

他们进去后,很快就找到了乔云云,乔云云依言留了两个位置,秦诩和林知年刚走近,那边的声音陡然就低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目光如炬的看着他们两人。

“我们刚还说着你们呢,挺快啊。”乔云云对林知年挑了挑眉。

林知年笑了声,拉着秦诩坐下。

“来晚了,先罚三杯!”有人道。

“行。”林知年也爽快。

他伸手去拿桌上倒好酒的酒杯,还没拿起来,杯口就被另一只手扣住了。

“你胃不好,我替你喝。”秦诩在他耳边说,嗓音震得林知年耳朵发麻。

“喔~”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旁边的人见状,一阵阵的起哄。

林知年笑着问秦诩,“能喝吗?”

“能。”秦诩说,“我会喝。”

林知年就没拦着,他舌尖抵在上颚,看着秦诩熟练的一口喝下了那杯酒,秦诩什么时候会抽烟的,又是什么时候会喝酒的,他都不知道。

秦诩说不甘心错过他那么多的时刻,他如今也有些体会到这些不甘心是什么感觉了。

秦诩不甘心的,不真的是那些小事,而是错过的那些日子。

林知年觉着,他以前对秦诩,还是不够好,不够关心。

那些人也没真的要求他们罚三杯,只意思意思的起哄了一下。

“知年,以前没见过你这位弟弟啊。”

“瞧这小脸,长得真俊。”

“哎呀,这身板看起来,还有腹肌吧,嗯?知年,介绍一下呗。”

秦诩仿佛进了盘丝洞。

得知秦诩的名字,又有人开始管他叫起了小诩,这般亲昵的称呼,林知年都没这么叫过他,林知年一般就管他“秦诩秦诩”的叫。

“你今年多大了啊?”

“读大学?啊……那个大学我知道,离我们这很近的。”

“有空周末来喝酒啊,哥哥们都在这呢。”

这些人都格外的热情,林知年见状不对,往后靠在沙发上,倾身到乔云云那边,“你没和他们说吗?”

乔云云:“说什么?”

“我和他在一起的事。”林知年说。

乔云云闻言,道:“没啊,你都没交代的事我怎么敢随便往外说。”

林知年:“……”

另一边很热闹,秦诩回答别人问题,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但丝毫不影响那些人对他的兴趣。不过别人和他碰杯,他也不会拒绝,一下几杯酒就下了肚。

林知年手搭在了秦诩腰间。

秦诩一顿,侧过头看了过来,眉梢的冷意还未褪去,眼尾这般看人时,带着一种睥睨一切的霸道气息,林知年喉结不自觉的滚了滚。

即便很熟悉了,但仍旧是会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心里突然就被击中,从而悸动。

“怎么了?”秦诩凑过去了些。

林知年说:“别和他们喝了。”

秦诩垂眸:“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林知年愣了愣,明白过来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因为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所以秦诩愿意去和他们打交道。

“介意公开吗?”林知年问。

秦诩:“不介意。”

他一直都不介意两人关系被外人知道,甚至想要把林知年圈入他的地界,如同划分领域一般,告诉别人,这个人是他的,别碰。

“小诩,等会要不要再和我们去下一场?”有人问,“一块出去玩玩认识一下呀。”

秦诩看向林知年:“你去吗?”

林知年侧头对那人笑道:“下一场就算了吧,等会我们还有安排。”

“什么安排啊?”

林知年:“过二人世界啊。”

他唇角笑意温和:“怎么?你也想来?”

众人声音低了些,其实林知年带秦诩来这,他们心里是有点猜测的,原以为是在暧昧期,没想到,林知年直接是脱单了。

“你可以啊,不声不响的。”

“啧啧,老牛吃嫩草。”有人酸道。

“那等会就更不能走了,一块去庆祝一下啊。”

这些人当中,有几个林知年不那么熟的,依旧还觊觎秦诩,乔云云见状,出来掌控场面。

“跑别地骚去,人家俩过二人世界你掺和什么。”

秦诩不说话,坐在一边,握住了林知年泛着凉意的指尖,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林知年凑在他耳边,道:“对我这些朋友别太热情了,不然我真的会吃醋的。”

半响,秦诩点点头,在口袋里握着林知年的手,捏着他的指尖。

两人坐着坐着就靠的近了,活像身上有磁铁,黏一块去了,林知年懒散的靠在秦诩身上,似猫打盹般的慵懒。

今天天冷,他脱了外套,里面是一件薄薄的天蓝色毛衣,衬得他本就柔和的面庞神情很温柔,他看向秦诩的眼神,和看别人时不一样,眼底盛着温柔的星光,又有缱倦的缠绵之意。

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后,乔云云凑到林知年身边。

“知年,我看你这弟弟,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林知年:“嗯?”

“他看起来不像是默默付出的人啊,有点……强势,气场全开啊。”乔云云说,之前他听林知年和他说起的秦诩,还以为是背地里默默的照顾林知年,有心事也喜欢闷在心里的苦苦暗恋求而不得的小可怜。

当初乔云云听着,都觉得这样的人如果追求他,他肯定是不会拒绝的,他就好这口,暖男小奶狗。

但今天正式的和秦诩说上几句话,他又觉着脑海里的印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护食的模样,根本就是个小狼崽,还特高冷,哪有小可怜的影子。

林知年侧头看了眼秦诩的侧脸,“可能对人吧。”

乔云云啧了两声,林知年笑了笑没再说。

那是秦诩给他的,独属于他的温柔细心。

试想一个处处合他心意的男人,对他细心,只会在他面前流露出柔软的一面,怎么才能不心动。

秦诩似有所感,偏过头,对上林知年的眼神,勾着唇角浅浅一笑。

林知年认栽了。

——

“真冷啊。”

两人走出酒吧,吐出的气息都带着白雾。

林知年拿着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了,他转过头,“还行吗?”

秦诩仰头看着夜空,听到林知年的声音,低下头,眼神涣散片刻,“没事。”

林知年:“喝多了?”

秦诩:“没,我还能喝。”

“回家吧。”林知年没喝酒,他坐那,酒都被秦诩挡了。

秦诩迟钝片刻,“好。”

夜晚路上行人稀少,车也没多少,一路很顺利的回到了家,林知年拿着钥匙放在门边的架子上,弯腰换鞋,还没直起身,身后就有一道力道袭来。

他直接摔倒在了门口。

秦诩在他身后蹭了蹭,抬头呼吸落在他耳后,“林哥。”

林知年说:“地上凉。”

秦诩膝盖抵在他双腿之间,手撑着地板支起了身,影子落在林知年身上,慢慢的起了身。

林知年起来脱了外套,摸了摸秦诩的侧脸,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在他唇角吻了吻,“去洗澡吧,我给你泡杯牛奶。”

“嗯。”秦诩慢吞吞的,龟速往浴室挪去。

他洗澡很快,出浴室后,顶着一头湿发坐在客厅沙发,林知年不在客厅,秦诩摸过桌上的手机,输入密码,开锁后手机显示出来的是他们学校的表白墙。

不是他的手机。

他和林知年的密码是一样的,用的都是林知年的生日,但林知年不知道。

秦诩脑子知道这不是他的手机,手控制不住的划动了几下。

【投稿,啊啊啊今天看到秦诩了,不过他人好冷啊,我坐他对面的位置,一个小时他都没抬头看一眼,好像在和谁聊天,隔几分钟就看手机,像是怕错过消息,是女朋友吧。】

这条投稿是一周以前的了,不知道林知年翻了多久才翻到,还停留在了这个页面。

“洗好了?”

客厅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正捧着手机看的入神的秦诩差点没拿稳手机,他抬起头。

林知年站在他面前,手里端着一杯牛奶,低头看着他手里的手机。

秦诩:“我……查岗。”

林知年:“……”

他忍俊不禁,侧头唇角上扬,“查到什么了?”

天花板上的灯光有些刺眼,秦诩眯了眯眼:“你偷偷关注我。”

“有意见?”林知年坦然自若的弯腰把牛奶放桌上,“我关注我男朋友,怎么了?”

秦诩抿唇,“没怎么。”

心情很不错。

林知年:“喝了。”

秦诩:“哦。”

他伸手去拿牛奶,眼前似有虚影,身体不听使唤,摸空了一下,林知年见状,把牛奶放在了他嘴边,“我喂你?”

秦诩拽住了他的手腕,就着他的手喝了口牛奶。

“为什么你喝醉,我给你泡蜂蜜水,我喝了酒,就要喝牛奶?”秦诩喝了一大口牛奶之后反应了过来。

林知年:“这会儿才问,是不是晚了点?”

秦诩眯着眼看着他,林知年把杯子又往他嘴边放了放,秦诩还是喝完了。

“为什么……”林知年慢条斯理把杯子放在桌上,转头勾起了他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因为……”

他低下头,额头抵在秦诩额头上,两人鼻尖轻碰,林知年闭眼唇贴在了秦诩的唇上,又退开,“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秦诩扶着他的腰,靠在了沙发上,仰着头,眼前光影被林知年遮挡,他垂下来眼帘。

轻柔暧昧的吻,寂静的环境下,接吻发出的暧昧声响,很容易让人想东想西。

“秦诩,要不要看照片?”林知年还记得这回事。

秦诩声音暗哑:“要。”

林知年退开了些,膝盖抵在沙发上,陷进去了些许,他拿着秦诩颈间挂着的毛巾,替他擦拭湿润的黑发,“那我要交换。”

“可我没有照片。”秦诩说,“我不拍照。”

“不要照片也可以。”林知年说,“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吧,在高中时候的事。”

他低声说:“第一次抽烟,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梦见我,是什么时候,都告诉我。”

林知年的声音诱惑着秦诩,带着鼻音询问:“嗯?怎么样?”

很性感。

秦诩似被驯服的野狼,垂眸乖顺道:“好。”

猎物跳进了猎人的温柔陷阱,还在陷阱里待的挺舒服。

秦诩平时洗完头发,都是拿毛巾胡乱揉两下,等它自然干,但每次在林知年这儿,林知年就会帮他擦头发,再吹头发,林知年拿着毛巾从他身上起开了,去拿了吹风机过来。

林知年给他吹头发期间,他打开了林知年手机里的相册,还不忘回头问一句:“我都可以看吗?”

林知年弯腰,揉了揉他的耳垂,“你喜欢就行,客人。”

秦诩:“……”

他转回头,耳垂被捏过的地方绯红。

林知年手指穿梭在秦诩的发丝中,脾气那么倔,看着冷硬的人,头发意外的很软,很好摸。

吹干的头发凌乱,秦诩已经把照片翻到了林知年读大学时和同学的合照,林知年单人照不多,一般都是值得纪念的时候才会拍一两张。

林知年把吹风机插头拔了,拿起沙发上的手机,“我去洗澡。”

秦诩沉迷于翻照片中,连自己手机被顺走了都不知道:“嗯。”

手机相册,于一个人来说,几乎是很隐私的地方,林知年的手机里有不少照片,很多截图,都是一些关于他工作方面的,生活照不多,有风景,也有人,并没有普通男生手机里可能会存有的片子。

但就是这么一个毫无趣味的相册,秦诩也能翻来覆去的看好几遍,里面很多照片,都是林知年曾经生活的痕迹。

他中途换过手机,连同照片也移了过来,所以秦诩看到的很完整。

直到手机上面跳出一个横幅,秦诩才回过神。

【秦诩:来卧室,睡觉。】

秦诩手在沙发上摸了摸——他的手机不见了。

喝了酒有点睡不着,秦诩不太困,不过还是起身往卧室走去,他打开卧室的门,里面一片昏暗,客厅的光从门口斜射进去。

“林哥?”秦诩在墙上摸索着灯的开关,窸窣的声音响起。

“咔哒”——

灯亮了,秦诩愣在了原地。

房间窗户开着,林知年倚靠在窗口的位置,米色窗帘在他身旁飘飘荡荡,他抬眼往门口看了过去,欣欣然扯着唇角一笑,侧着头,偏棕的头发被吹动。

他身上穿着一件衬衫和马甲,穿得很工整,领口系着黑色蝴蝶结,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

“还行吗?”林知年扯了扯领口,“这衣服,很久没穿过了。”

秦诩心里打盹的野兽开始复苏了。

“咔哒”——

他反手轻轻关上门,抬脚走到了林知年面前,眸子半阖,幽深不见底,他双手搭在了林知年身侧的窗台上,“林哥,我……可以在窗边吗?”

林知年偏过头,视线落在一旁的墙角,“今晚你是客人,你说了算。”

关于秦诩第一次抽烟、喝酒、心动和梦见林知年是什么时候,秦诩答应了告诉林知年,就不会耍赖,乖乖的告诉了他,可那时林知年已然没法全心全意的听他说这些东西。

甚至于秦诩的声音,都成了最好的催.情药。

过了很久。

林知年咬着衬衫衣角,朦胧的视线看着秦诩,伸出手,把他的脖子勾了过来,声音沙哑:“我站不稳,明天……还要上班。”

秦诩稍稍有所收敛,偏头在林知年脸上亲了一下,“你抱紧我就行了。”

他大概,永远没法对林知年的诱惑有抵抗力。

外面天很冷,房间里开了空调,两人热出了一身汗。

……

……

林知年第二天上班没迟到,但嗓子哑了好几天。

秦诩外出两天,回宿舍不小心露出了脖子上的吻痕,彻底坐实了他有对象的事。

今年冬天的雪下的早,林知年给秦诩买了几件厚衣服,说是秦诩开学的时候,他还没送过他什么,正好现在给他送下温暖。

当天下午,宿舍没人,只有秦诩在,林知年除了开学时的那趟,还是第一回上秦诩的宿舍,也没到处看,就坐在秦诩床下的书桌旁。

秦诩桌上整理得很整齐,没有太多的杂物,一盏小台灯在桌角,书架上放着几本专业书,林知年随意的瞥了眼书名,又看向了还在看衣服的秦诩。

他以前回去,也会给秦诩买东西,不过那个时候,秦诩很少在他面前表达出这么明显的喜欢。

“换上试试合不合适。”林知年说,“不知道会不会买小了。”

秦诩脱了外套套上,衣服很合身,看起来平平无奇,但穿在身上很好看。

“再过一周,我就放假了。”秦诩把衣服放进衣柜,头抵着衣柜,问,“你……有时间吗?”

林知年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声,“那挺不巧,过几天我要去一趟外地。”

秦诩:“……哪天?”

“三天后。”林知年说。

秦诩:“……”

他平淡的声音中隐隐含着愤愤不平:“你多穿衣服。”

林知年:“好。”

“手套,暖宝宝,都要记得带上。”秦诩说,

林知年:“嗯。”

“记得……给我发消息。”秦诩道,“晚上给我打电话。”

林知年:“知道了。”

“林哥。”秦诩又低低的叫了声。

林知年:“嗯。”

秦诩:“要想我。”

林知年笑了声,依旧应道:“好。”

他没告诉秦诩,大概秦诩放假一两天后,他就能回来了,林知年看了眼时间,“我要走了。”

秦诩:“我送你。”

林知年:“我不是说这个。”

秦诩疑惑看向他:“嗯?”

林知年走上前,一只手搭在衣柜柜门上,仰头亲了一下秦诩。

秦诩垂眸看着他的唇。

“我走了。”他话音刚落。

秦诩扣住他的后脑勺,舔舐过他微凉的嘴唇,抱住了他的后腰。

天冷抱起来很暖和。

两人险些在宿舍里擦枪走火。

门外敲门声响起时,两人都被吓下去了。

秦诩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他的室友陈有松,一边说着冷死了,一边往里面走,看到里面还有一个人,愣了会儿。

林知年微笑颔首:“你好。”

陈有松回过神:“你好你好。”

“我就不多待了。”林知年看向秦诩,抿了下殷红的嘴唇,“先走了。”

“嗯。”秦诩说,“我送你下去。”

“不用了。”林知年道,“天冷,待着吧。”

林知年没让秦诩送,双手揣兜快步走了,到了楼下,他哈出一口白雾,似有所察,转头往楼上看去。

楼上阳台,秦诩靠在护栏上看着他。

林知年摆了下手,秦诩也摆了一下,林知年低头拿出了手机摆弄。

片刻后,秦诩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林知年:进去吧,我回去了。】

【秦诩:好。】

几秒钟后。

【林知年:[亲亲]】

他发了个亲亲的表情包,秦诩没绷住,轻笑了声。

【秦诩:[抱抱]】

两人拿手机腻歪了会儿,林知年才从楼下走了,直到看不清林知年的身影,秦诩才走进了宿舍,一进宿舍,就感觉到了陈有松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他,他走到哪,陈有松的眼睛始终都跟随。

秦诩:“……”

陈有松:“刚才……朋友?”

秦诩在书桌边坐下,也没藏着,直言道:“男朋友。”

和陈有松相处了一段时间,他知道陈有松是什么人,不介意和他坦白。

“哈?”

“我靠!”

“什么什么?什么男朋友?”

除了陈有松,还有另外两道声音插了进来。

秦诩:“……?”

他身体后倾,看到了另外两个舍友神出鬼没的从床帘后面冒出了头。

陈有松轻咳:“那什么,他俩刚才回来了。”

秦诩:“……”

室友们并不太介意他的性向,但对于秦诩和男朋友的事很感兴趣,秦诩戴上耳机隔绝了他们的声音,给林知年发消息。

【秦诩:我室友都知道了。】

【秦诩:你介意吗?】

林知年还没开车,回消息很快。

【林知年:被看出来了?】

【秦诩:不是,我告诉他们的。】

【秦诩:我不想把你藏着。】

林知年当然不介意,看到这句话时,恨不得又掉头回秦诩的宿舍。

——

林知年在三天后去了外地,没过几天,秦诩期末考都考完了,宿舍里他是最晚回去的。

他回到家家中,把行李整理了,家里没有林知年在的气息,显得有些冷冰冰的。

晚上八点,房间里亮着灯,秦诩窝在沙发里,手机震动了几下,他随手摸了过来,是林知年发来的消息。

【林知年:还在忙,今晚可能会很晚。】

【秦诩:没事,你忙吧。】

【林知年:想见你啊[叹气]】

秦诩打了几个字,还没发出去,那边又发了消息过来了。

【林知年:你不想我吗?】

【秦诩:今晚睡你的床。】

因为睡不到人。

林知年看明白了另一层的意思,给他发了好几个表情包。

秦诩晚上洗了澡,就上床关了灯。

床上都是林知年平时的气息,淡淡的清香很好闻,让他感觉到很安心,没多久就睡过去了,睡了好几个小时,又被床头手机的消息提醒吵醒了。

秦诩睡眠浅,平时手机都是调静音,今天怕错过林知年的消息,所以没调,

他摸到手机,按亮,屏幕提示凌晨一点,他点开消息提醒,陡然清醒了过来,如触电般坐了起来。

【林知年:睡了吗?】

这条消息下面是一张自拍,看照片上林知年似乎是刚洗过澡,背后是窗户,光照在他脸上,他衬衫挂在身上,精致锁骨上还挂着一滴水,一只手搭在裤子的边缘,头发微湿,眼神慵懒又随意。

秦诩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另一头,林知年靠在酒店的窗户边上,这里的夜景和平时窗户外能看到的夜景全然不同,他一只手提着啤酒罐,四点要赶飞机回去,所以这个点还没睡,打算等会上飞机眯会。

电话打过来,他接了。

“林哥。”秦诩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很沙哑,林知年听得出来,这是刚睡醒。

林知年:“被吵醒了?”

秦诩清了清嗓子,“没。”

林知年轻笑:“看到我了吗?”

秦诩:“……嗯。”

看是看到了,就是刺激有点大。

“礼尚往来。”林知年道,“是不是该我看你了。”

“现在不行。”秦诩说。

林知年:“为什么?”

秦诩:“林哥,我还年轻。”

林知年不明所以:“嗯,”

秦诩:“我们这个月,才做了三次。”

一次做好几回。

林知年:“……”

“男人欲求不满,很可怕的。”秦诩低声说。

林知年不在意的笑笑:“有多可怕。”

秦诩闭着眼靠在床头,喉结滚了滚:“听着你的声音,就……”

林知年听完他后半句话,静了好一会儿。

“怎么可怕?”林知年指尖在啤酒罐边缘划着,勾着唇,“秦诩,你是不是太小看你哥了?”

秦诩:“……”

林知年:“要我喘给你听吗?嗯?”

秦诩耳朵发烫:“……别。”

林知年:“也不是不行——但你要按照我说的来。”

秦诩:“……”

“林哥。”秦诩闭眼仰头,呼吸沉了几分,“你以前,真没交过男朋友吗?”

林知年压低的声音磁性,在夜里很温柔,情意绵绵:“没有,都攒着劲给你了。”

秦诩的意志力十分薄弱,且对方还是林知年,仿佛一个诱人的果实,摆在饥饿的人面前,他会奋不顾身的扑过去。

深更半夜,浴室的灯又亮了。

翌日早上,秦诩还在沉睡中,窗帘拉紧,房间里一时分不清是几点,房门轻轻的打开了,在床上陷下去的时候,秦诩醒了片刻,但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很快又模糊的睡了过去。

回笼觉睡得比昨晚要好。

……

林知年醒来时,睁开眼就看到了秦诩的脸,秦诩支着脑袋,侧躺在床上,不知道看了他多久,平日冷硬的人,流露出那种眼神里的柔情,很能打动人。

“几点了?”林知年问。

秦诩说:“快九点了。”

林知年:“怎么不叫醒我?”

秦诩:“看你很累。”

他没追究林知年明明今天要回来了,昨晚还瞒得密不透风的事,毕竟爽是真爽到了,而且早上睁眼醒过来,就看到林知年躺在旁边,那种安心的感觉,是旁的无法取代的。

秦诩凑上前,靠在他肩头,林知年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起床吧。”

“嗯。”

“快过年了,一起去买年货吗?”

“好。”

这是他们在这边,过的第一个年,也是他们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年。

秦诩假期,两人相处的时间多了,每天晚上都能相拥而眠,一起买年货,一起包饺子,一起看烟花,一起跨年……

秦诩和他爸妈很久没联系过,过年也没有打过电话,唯一能让他感觉到舒服和“家”的地方,是有林知年的地方。

直到秦诩大一下学期的开学,两人慢慢的适应了节奏,秦诩学习和兼职赚钱两不误,林知年上班,有时间会去找秦诩。大二上学期,秦诩就申请了不住宿,和林知年住在了一块。

时间流逝得很快。

大二这年的冬天下雪下的早,秦诩早上起来刷牙,林知年推门进来,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越过他去上厕所。

“别用冷水洗脸。”林知年走过秦诩身后时说了句,这两天有点小感冒,他嗓子哑了。

秦诩:“好。”

林知年上完厕所,过来洗手,顺便洗漱,秦诩推门出了卫生间,去做早餐,两人吃了早餐,秦诩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了。

“肚子不舒服?”林知年问。

秦诩:“没。”

林知年:“真不舒服就说,刚看你一直摸肚子。”

秦诩:“……是有点不舒服。”

他拉开了衣摆,腹部肌肉线条紧绷,上面有一个牙印,林知年偏头咳了几声,耳垂红了起来,秦诩拉下了衣服,面上无奈:“你偏要问我。”

林知年起身:“贴个创口贴吧。”

“行。”

林知年撕了两个创口贴,蹲下,把他伤口深的地方贴上。

下午两点下起了雪,秦诩走出校门时,雪还没停,他戴着帽子,一只耳朵里挂着一只耳机,踩着地上的雪。

寒风冷冽刺骨,一点点的往衣服里钻,蓦地,他脑袋上的雪被遮住了,秦诩抬起头,看到了一把黑伞的边缘,他转过头,身后林知年不知跟了多久。

“雪有什么好看的,回家了。”

这句话恍然把秦诩拉回了许多年前。

——

破旧的楼房,隔音很差,墙壁上涂涂画画都是擦不掉的痕迹,白色的墙壁有些发黄,那年的雪下的很厚。

一户人家里吵吵嚷嚷,乒乒乓乓的声响不难听出在摔东西,夫妻俩相互责怪,最后说到就不该生孩子。

小孩顶着一头黑色短发,露出来的耳朵冻的有些红,他趴在走廊上,看着外面的雪景,雪花落在他睫毛上,正是这时,身后的门打开了。

“嗯?”青涩的少年眉眼温和清俊,上前架着小孩的双臂,把他纸盒子上抱了下来,又听到隔壁的吵架声,很快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雪有什么好看的,来林哥家里,给你吃好吃的。”少年说的话仿佛诱哄着无知孩童。

而秦诩也被他诱哄进去了,在他家吃了一顿热乎的,坐立难安,那时的秦诩对旁人散发的好意很惶恐,但面上还是一个闷闷的自闭形象。

林知年对他那么好,他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于是,他对少年时的林知年说:“林哥,以后我赚钱了,就娶你。”

林知年愣了好一阵,笑了半天,那会儿他已然意识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也没想过表露出来,想藏一辈子,也没和秦诩说男人和男人不能在一起的话,只当他不懂事。

他说:“好啊,等你长大了就娶我。”

从那以后的秦诩,人生目标就只有三个,读书、赚钱、娶林知年。

——

雪地里踩出一排排的脚印,秦诩侧过头,看向林知年的侧脸,林知年感觉到他的视线,偏过头浅浅笑了笑,“怎么了?”

他眨眼间,一朵雪花飘进了伞下,落在了林知年的睫毛上,秦诩伸出手,林知年闭了一下眼睛。

雪花在秦诩的指尖融化,秦诩另一只手握住了林知年拿着伞的那只手,往下一拉,黑伞挡住了两人,他凑上前,林知年脚下往后踉跄了一步。

吻落在了林知年的眼睛上,这双仿佛会说话,诉说着主人如何温柔的眼睛,每每被它注视着,秦诩都能感觉到身体里炙热的血液在流淌,诉说着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喜欢。

他往下,亲在了林知年唇上。

大道上只有两人,黑伞遮住了他们的上半身,什么也看不到,唯有脚下的方向能看出端倪。

一双皮鞋和一双球鞋。

“林哥。”秦诩退开了些,喉结滚动,冷风吹不散的是热情,“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秦诩很少说这种承诺,第一次是在他告白的时候,他说林知年对他做什么都可以,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执行了这句话。

“今天怎么了呢?”林知年摸了摸他的头发。

“就是觉得……”秦诩把林知年的手塞进了自己口袋里,“太喜欢你了。”

“秦诩。”林知年唇角弧度温和。

“嗯?”秦诩抬头。

林知年:“我爱你。”

秦诩愣了愣,“什……什么?”

“我爱你。”林知年勾着笑重复了一遍。

这句话来的太突然,秦诩感到耳边所有的风声都远去,心脏在狂跳。

林知年把手插进了他指缝中,捏了捏他的手指,秦诩方才回过神。

“林哥,林知年。”秦诩抱住了他,“我也爱你。”

说话的尾音微颤。

秦诩时常觉得,这辈子,不会再遇见比林知年更好的人了。

林知年含着笑意道:“回家吧,怪冷的。”

他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幸好,秦诩在十九岁许了一个愿望,幸好,他朝他走了过来。

秦诩牵着他的手:“嗯。”

属于年少时的爱意,炙热且浓墨重彩,恋爱中的人温柔得似山中清泉微风,细水长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无法自控。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QAQ

这本书连载大半年啦,很感谢所有陪伴的小可爱们,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看的书呀,专栏有两本主攻预收,作者休息一段时间,慢慢的捋一下思路再决定先写哪本,大家可以看着感兴趣的收,爱你们

下本见~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稼轩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早8瓶;A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