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 96 章(1 / 1)

本书首发域名:,免费追书。

早晨,沈如墨醒过来,不想动弹,看到顾叶临闭着的眼睛,灵一动,变成小奶狗,然后在被窝里钻啊钻,钻啊钻,白绒绒的小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然后是身子,小尾巴。

巴掌大的小奶狗甩了甩头,欢快地甩着尾巴,一双大眼睛又黑又圆,跟葡萄似得,眨一眨,萌死人。

“嗷呜~”小奶狗发出一声软糯糯的小奶音,趴在枕头上,静静地看着顾叶临。

见他没反应,尾巴又摆了两下,小奶狗哼哼一声,用自己湿漉漉的鼻尖儿去顶顾叶临的鼻子。

小嘴巴不小心碰到顾叶临薄削的唇瓣,它没注意,顾叶临却是红了脸。

没错,沈如墨醒来之前,顾叶临就醒了。

只是大冬天跟自家小孩儿一起窝在暖呼呼的被窝里太舒服了,他懒得动弹。

也好奇小孩儿会干嘛。

沈如墨歪了歪头,看到自己摇摆的尾巴,忍不住追着咬,狗狗的尾巴短,追了半天,气喘吁吁的,没咬到尾巴,还把自己闹了一身汗。

他一屁股坐在被子里面,吐着舌头喘气。

肚子咕噜噜叫唤两声,唱着空城计。

饿了。

见顾叶临还闭着眼睛,小奶狗吧嗒吧嗒,撇着小短腿儿跑过去。

整个身子往顾叶临脸上一趴,还划拉两下。

沈如墨想着,阿临这下总该醒了吧?

顾叶临轻笑一声,灼热的气流喷洒在小奶狗软乎乎的小肚皮上,痒痒的。

小奶狗怕痒,一个鹞子翻身,要从顾叶临脸上下来。

顾叶临察觉到他的意图,从被子里探出来,托着小屁股,结结实实地按在自己脸上,还用鼻尖蹭了两下。

“嗷呜~嗷呜~”沈如墨叫唤两声,小短腿儿不住地抖着,像是求饶,又像撒娇。

闹了一会儿,顾叶临松开小奶狗,亲了两下软乎乎的小肚皮,才将他放到被子上,“调皮,我去烧水,你穿好衣服准备洗漱。”

“嗷呜~”沈如墨软乎乎地应了一声,小屁股一扭一扭,钻进被子里,没一会儿,被子鼓起来,他窸窸窣窣穿好衣服,打了个呵欠,穿好鞋往外走。

“阿临阿临,我们今天早上吃什么呀?”沈如墨蹲在顾叶临脚边,仰着头看着他。

“你想吃什么?”顾叶临笑着问道。

“想吃烧饼。”沈如墨舔了舔唇瓣,对烧饼念念不忘。

“还有呢?”烧饼自家做不了,顾叶临摸了摸下巴,考虑着学做烧饼的可能性。

“还有小馄饨!”沈如墨眼睛更亮了。

“行。”顾叶临点头,他捋起袖子,洗了一下,开始揉面,擀馄饨皮,又切了腊肉和白菜做馅儿,跟店里卖的味道不一样,但是挺好吃的。

沈如墨想帮忙,顾叶临把他打发过去烧锅。

天寒地冻的,水特别冷,白菜和面团也没暖和到哪里去,他可舍不得自家小孩儿受苦。

忙忙碌碌好一会儿,总算包好馄饨了,顾叶临煮了一些,剩下的抹上面粉,放在篮子里面,吊在房梁上,午和晚上吃。

住到外面,自己开火,吃食的档次瞬间不一样了。

冬天又不用忙农活儿,吃得多,动得少,沈如墨整个人胖了一圈儿,也白了许多。

之前面黄肌肉,跟非洲难民似得,现在变得玉雪可爱,一笑,两双大眼睛弯成两弯下弦月,两个深邃的小酒窝镶嵌在脸颊上,特别讨喜。

顾叶临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过年了,知青有探亲假,可以回去看看家人。

沈如墨想了想,也想回去看看父母。

他跟顾叶临说了这件事,顾叶临点点头,“那就买票吧,我陪你回去看看。”

“阿临最好啦!”沈如墨笑着说道。

顾叶临没让沈如墨大冷天的跑到县城火车站排队买票,打电话跟顾叶峰说了一声,后者立刻让人送了两张到沈如墨家的票,同时让顾叶临回家过年。

顾叶临应了一声,说到时候看情况,顾叶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总有一种自家弟弟被狐狸精拐跑的感觉。

家都不回了!这还得了!

但是顾叶临性子倔,没能能帮他做决定,顾叶峰只能叹气,由他去了。

上了火车,沈如墨特别紧张,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哐当哐当,火车不停地颤抖着。

时隔几月,再次回到喧闹的火车上,沈如墨有些不适应。

“怎么了?”顾叶临低头看他,“是不是不舒服?”

“还好。”沈如墨笑了一下,打了个呵欠,“就是有点困。”

“那就靠着我睡一会儿。”顾叶临微微侧身,好让沈如墨睡得舒服一点。

沈如墨笑了一下,没拒绝,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觉。

“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母女,当母亲的忍不住开口。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