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 93 章(1 / 1)

本书首发域名:,免费追书。

二流子的事情让潘爱莲心生警惕,她到这个村子没多久,身边认识的人只有那几个,不能完全保障自己的安全。

更何况,只听过千日做贼,没听过千日防贼的。

顾叶临和沈如墨帮了自己,肯定被二流子记恨上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们陷入危险。

于是,潘爱莲学了几招防身术,心里有底。

这时候天彻底黑了,走夜路不安全,想着明天再睡这件事儿。

第二天一早,潘爱莲收拾好,咬了咬牙,过去找村长。

大白天的,不会发生昨天那种事,但是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要一有不对,立刻扯开嗓子喊人。

到的时候,村长正坐在家里看今年的收成,心里美滋滋的。

上次报社记者过来,潘爱莲说了很多他的好话,还让他一起拍照。

再加上肥皂厂效益不错,知青从白吃粮食的米虫变成了为村子做贡献的人,他更加高兴。

也特别重视潘爱莲这个金娃娃。

村长媳妇远远地看到潘爱莲,眼睛一亮,在围裙上擦了擦,连忙上前迎接,笑得跟喇叭花儿似得,“爱莲过来啦,进来坐坐婶儿给你倒杯水。”

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经娶了媳妇,二儿子在县城上初,跟潘爱莲年纪差的有点大,不然都想让潘爱莲做自家儿媳妇了。

但是这不拦着她跟潘爱莲处好关系。

“谢谢婶儿。”潘爱莲也不客套,笑着说道,“我找村长大叔,他在家吗?”

“在的,在的!”村长媳妇连声说道,“老头子,爱莲这孩子来了!找你有事儿!”

“咋回事儿?赶紧请人进来!”

“村长大叔,昨天傍晚,我从肥皂厂往知青大院走,到了小树林那里,村里一个二流子突然把我往小树林那里拖,要不是如墨和顾同志,我就——”说道昨天的事情,潘爱莲还有些心有余悸,她捏紧了拳头,没有再说。

村长了解了她的意思,勃然大怒!

“这混账!”任何时候,正派的男人都看不惯流里流气的大男人欺负一个柔弱的女人,“是谁狗胆这么大,敢欺负我们村里的女知青!”

潘爱莲描述了一下昨天那个二流子的样子,村长心里有了计较,他点点头,脸涨得通红,没想到在自己管理的地方竟然会有人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连声保证会给潘爱莲一个交代。

“但是这件事要是闹大了,对我的名声也不好,所以,我想请村长另外找个由头发作那几个人。”潘爱莲咬了咬下唇,“现在村里有好多风言风语,我虽然不在乎,但是任凭事情发酵下去”

“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村长摆了摆,在屋里走了好几圈,脸色变了几变。

他一个大男人,吃饱了撑了去听人家娘们儿说话?

跟他来往的那些人就算再八卦,也不会八卦到村长这里。

因此,对村里有关潘爱莲的闲言碎语,村长一点都不知道。

得到村长的保证,潘爱莲松了一口气,再道谢。

这时候,村长媳妇端着茶进来,笑着给潘爱莲。

她喝了一口,是糖水,心里暖暖的。

这年头,糖是个好东西,只有孕妇怀着孩子或者老人生病才能喝点糖水。

除此之外,就是关系好或者看重的人上门做客,端出来一碗。

喝完糖水,她又坐着跟村长说了一会儿话,并且规划了一下肥皂厂的未来发展。

现在肥皂厂规模小,人充足,暂时用不上村里人。

以后单子下的多了,要的人多了,可以雇佣村里人帮忙。

村长听了,特别高兴,直夸潘爱莲人好,有什么好事情还想着大家伙,很有集体精神,等潘爱莲走了,他脸立刻拉下来,点燃烟,一口一口抽着,想着整顿村里二流子的事情。

“怎么了,如墨?”晚上,沈如墨身上痒,翻来覆去睡不着,顾叶临轻声问道。

“太久没好好洗澡了,身上痒。”沈如墨哼哼两声,伸到背后挠了两下,怎么都抓不到。

知青大院人多,木柴有限,他们顶多每天洗脚,一个星期洗一次澡,还是简单冲一下,显然,身上洗不干净。

“哪里痒?”一阵窸窸窣窣,顾叶临将放到沈如墨背上,“这里吗?”

“嗯!”顾叶临一抓,沈如墨舒服地直哼哼,眼睛也惬意地眯了起来,还指挥着顾叶临,“下面一点,左边、再左边!对,就是这里,用力点儿!”

小孩儿的肌肤又滑又嫩,顾叶不敢用力,生怕不小心给挠破了。

小心翼翼抓了半天,沈如墨总算舒服了,哼唧一声,钻到顾叶临怀里,脚并用,无尾熊一样扒着他,两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听着耳边强壮有力的心跳,沈如墨特别安心。

下乡插队已经四个月了,刚到这里,沈如墨跟其他知青一样,写信报平安。

之后,其他知青陆陆续续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