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 83 章(1 / 1)

本书首发域名:,免费追书。

“哐当哐当”的声音将沈如墨从睡梦摇醒,他睁开眼,茫然的对上一个衣服洗得发黄,头发乱糟糟的瘦削男人。

小孩子的啼哭声,男人高昂的谈话声女人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吵闹得让人不适。

视线有些歪,左脸有些硌人,沈如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睡着了,头还靠在旁边的男人胳膊上。

稍微一动,传来“咔吧”一声,沈如墨吓了一跳,眼睛瞪得老大,像受惊的小狗。

他扶着脑袋,慢慢将头摆正,生怕把脖子弄断。

“那个,谢谢啊。”沈如墨有些不好意思,对被他当成人形靠枕的青年说到。

“没事。”青年声音低沉悦耳,听得沈如墨耳朵酥酥麻麻的。

他看上去二十岁出头,身体特别硬朗。

长得挺帅,剑眉星目,很有男人味。

就是太过严肃,满脸都写着生人勿进。

但是能让自己靠一路,一句抱怨都没有。

肯定是个好人!

沈如墨美滋滋地下了这个定论。

肚子有点饿,他翻了一下自己的包裹,找出一袋冷掉的馒头,想了想,拿了一个,递给旁边的青年,“你要吃吗?”

青年摇了摇头,沈如墨便低下头,啃了一口冷硬的馒头,“”

好难吃。

冷馒头又干又硬,他刚睡醒,有些口渴,压根咽不下去。

但是肚子还在叫唤,只能一口一口,逼着自己继续吃。

愁眉苦脸的,活像受了天大的苦。

看着小孩儿委屈巴巴的样子,顾叶临眉梢抽了两下,放在膝盖上的情不自禁攥成拳头。

这时候,列车员提着热水过来,沈如墨瞅了一眼,没吭声。

刚刚找馒头的时候,没找到装水的东西。

算了算了,熬着吧。

顾叶临没说话,从背包里拿出水壶,正好列车员到边上,他将水壶递过去,接了半壶水,“谢谢。”

沈如墨巴巴地瞅了一眼,羡慕得不行,但是没开口要。

万一人家不喜欢跟别人共用水壶呢,说了多尴尬。

况且,谁知道下次列车员什么时候来,就这么点水,够喝几口的?

他一边啃冷馒头一边自我安慰,没想到,下一秒,水壶出现在视野。

“哎?”沈如墨愣了一下,比脑子快一步,条件反射接过来,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这个是给我喝的吗?”

“嗯。”顾叶临淡淡地应了一声,沈如墨接水壶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男人的。

他没觉得什么,男人确实瞬间僵硬。

“我叫沈如墨,你叫什么名字?”沈如墨抱着水壶喝了一口,小声问道。

火车上太吵,他不好意思跟其他人一样大着嗓子吼,只能凑近顾叶临的耳朵,问了一句。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朵上面,如同一把小羽扇,轻轻地撩拨着。

顾叶临耳朵瞬间红了。

这小孩儿,难不成在勾引他?

“你怎么不说话?”沈如墨用胳膊肘捅了捅顾叶临,问道。

“啊,什么?”顾叶临一脸茫然。

“我叫沈如墨,你叫什么?”沈如墨也不恼,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我叫顾叶临。”顾叶临摸了摸发烫的耳朵,板着一张脸,努力保持镇定。

“我能叫你阿临吗?”沈如墨抱着水壶,小小地喝了一口,列车员一路提着热水过来,早就不烫了,温度正好。

久旱逢甘霖,干涸的喉咙得到滋润,沈如墨舒服地眼睛都眯了起来。

他没喝太多,两口之后就停下来,依依不舍地还给顾叶临,“谢谢你。”

“我不渴,你留着吧。”顾叶临摇了摇头。

沈如墨眨了眨眼睛,看对方没有勉强的神色,点点头,“那你想喝了跟我说一声,我还给你。”

“嗯。”顾叶临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坐得太久,骨头都僵硬了,沈如墨稍微活动了一下,舒服了许多。

他挨着顾叶临,一动就碰到。

顾叶临脸蹭的一下红了,只不过皮太黑,看不出来。

这小孩儿,肯定是在勾引他!

不然怎么一直蹭他!

过了一会儿,似乎到饭点了,火车上陆陆续续有人拿吃的出来。

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格外销魂。

沈如墨闻着特别难受,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隙,外面的风进来,总算舒坦了。

旁边的人没动静,沈如墨忍不住咂舌,这大兄弟是植物变成的人?都不用吃东西的?光合作用就能活?

里还抱着别人的水壶,不闻不问太冷情了。

沈如墨摸了摸鼻子,拿了一个馒头,递给顾叶临,“那个,你还是吃一个吧,下了火车还要走路,不吃点东西体力跟不上。”

顾叶临瞅了沈如墨一眼,就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