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刘季离沛县(1 / 1)

第402章刘季离沛县

萧何的惊呼,显然惊动了众人。众人本是聊得热火朝天,都在听刘季吹牛。

不过,萧何的声音,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只是众人有些不解其意,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萧何见状,急忙朝众人解释道:“诸位请看,此非野龙,乃是一条家龙!今杀之,其主若知,祸事不远矣!”

众人顺着萧何的指引,看向那蛟龙的独角。只见其独角之上,绘有一些神秘的符文。

这些符文形状怪异,看似杂乱,却暗含规律,盯得久了,还会使人有些头晕。

众人皆识不得这些符文的含义,不过观其形貌,怕不是天然生成。

天然所成的纹路,未必就没有神异。可是到底是不是人为,众人多少还是能够分辨。

蛟龙的独角,犹如龙之逆鳞,乃是十分重要的存在。龙角比之逆鳞或许还要重要几分,盖因这角还与化龙有关。

龙角若是有损,再想要进化成真龙,怕是又会生出不少的波折。

因而,这蛟龙的龙角,必然不会让人轻易掌控。那独角之上绘有符文,足以说明此龙非是野龙。

众人虽有猜测,可毕竟不识此纹,于是将目光看向萧何。萧何饱读诗书,乃是众人之中,最有学识之人。

若说谁能识得此纹,众人之中也只有萧何。

萧何见众人看来,叹了口气,方才解释道:“此乃巫纹!与神灵所用神纹,道门所使道纹,妖魔所使妖纹仿佛。”

“当今朝廷武功卓越,有一统天下之势,更是听闻有许多巫族之人,在朝中任职。”

“传闻,这巫族之人,最好操龙弄蛇。这蛟龙的独角之上绘有巫纹,必然是巫族之人所豢养。”

“今刘季杀之,其主怎会罢休,到时候必来寻仇。巫族实力强大,又有朝廷大军相助,恐难善了。”

众人听了萧何之言,心中都是一沉。不论是巫族寻仇,还是朝廷大军抓捕,都是天大的祸事。

刘季听了此言,那屠龙所带来的欣喜,在这一刻,也尽皆消散,心头难掩忧愁。

他虽得了一柄神兵,可是想以此对抗朝廷,那是万万不能。不论这神兵有多大的威能,都不可能扛得住朝廷的雷霆一击。

众人都是沉默,只有那没心没肺的樊哙说道:“既是有主的蛟龙,我们将它悄悄埋了,只当没有这回事。”

樊哙虽然粗鄙,却也知晓后果的严重。眼见无人开口,他方才出言道。

夏侯婴摇了摇头,说道:“晚了,刘季背负龙头,行于闹市,众人亲眼所见,怕是难以隐瞒。”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出谋划策。刘季此时却已经冷静下来,知道此事遮掩不过。

他举起手中的土碗,将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即说道:“诸位兄弟,且勿为我烦恼。”

“左右不过是杀了一条作恶的蛟龙,吾又有何惧?况且,当时情况危急,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不说吾不知其有主,就算知道,那也是你死我活之局。杀就杀了,天下之大,还怕没有我刘季的容身之地?”

“诸位兄弟勿忧,纵然其主知晓,想找过来,也还需要一些时日。如今,还请诸位为我庆祝这屠龙之功!”

“至于其他,且待明日再说不迟!”刘季明白事情的严重,却毫不在意,颇为大气的说道。

众人也觉在理,知道多说无益,随也闭口不言,只陪着刘季好好畅饮。

只是欢乐的酒局,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热闹。众人虽也是推杯换盏,可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最后,刘季见天色渐晚,方才起身,朝着众人辞别:“时间也差不多,我也该走了!”

“本想与众位兄弟一起逍遥快活,只是如今的情况,怕是不允许了。”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刘季虽有大志,可是与众兄弟一起,也是欢乐。

如今,出了变故,让他不得不离开沛县,远走他乡。只是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与众人再见。

刘季那平静的心绪,一时也有些波澜。好在如今,他屠龙的名声,已经传播开来,外出闯荡,想有些名望,不怕没人接纳。

而众人也明白刘季的想法,此一别怕是短时间不会再有见面之日,场面一时有些惆怅。

这时,樊哙将手中的酒碗用力在案几上一拍,巨大的声响不由得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他瓮声瓮气的说道:“又不是生离死别,何故作妇人之态!”

说着,他又擦了擦嘴边尚未干涸的酒渍,继续说道:“吾樊哙在沛县,不过一屠狗之辈,留下也没有多少意思。”

“季兄欲外出闯荡,樊哙不才,也练得几手武艺。武道虽不见得高明,但也有几分自保之力。”

“我欲与兄一同外出闯荡,不知兄可愿接纳?”樊哙说着,就看向了刘季。

刘季闻言也是一愣,他虽说是外出闯荡,可毕竟不是普通的游历,多半还要躲避官兵的追捕。

不想在这等情况之下,还有人愿意与他一道,他心中十分感动。

可是刘季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此次外出,前途不明,更有巫族的惦记,士卒的追捕,实在太过凶险。”

“不如等我寻找到落脚之地,再请兄弟前往,同享富贵?”刘季说完,就看向樊哙。

他虽是为樊哙作想,可是樊哙却毫不领情,他拍案而起,满面怒容,大声说道:“不想樊哙在兄的心中是可富贵,不可共患难之人。”

“若不能同甘共苦,我又有何脸面去享什么富贵。罢了,既然兄长看不上我这只会屠狗之人,樊哙也不好强求,如此,吾就先告辞了!”说着,樊哙就已起身,欲要离去。

刘季本意是不愿意让兄弟跟着一同受苦,可是樊哙之言,让他不好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若是拒绝樊哙,怕是日后再去相请,他也不会答应,怕是连兄弟都没得做。

刘季连忙起身,将樊哙拦住,解释道:“贤弟误会为兄了,非是季看不上贤弟,实是不想让贤弟随吾风餐露宿,此去前途未知啊!”

樊哙却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樊哙也不是什么富贵之人,什么苦吃不得。”

“兄长吃得,我樊哙也吃得。只要兄长富贵之后,不要忘了我樊哙。”

眼见樊哙如此说,刘季再要拒绝,那就真得是不会做人。他急忙表态道:“好!好兄弟!苟富贵,勿相忘!”

樊哙虽然粗鄙,却也不是呆傻之人。刘季有屠龙之能,此去必能闯出一番天地。

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果不能一同艰苦创业,又怎么能享那天大的富贵。

见刘季答应下来,他也就不再多言。二人之言也听在众人耳中,众人心中也有了几分异动。

只是众人多有家室拖累,如此重要的决定,也不是急切之间可以作出。

最后只有夏侯婴表示愿意与刘季、樊哙一道外出闯荡。而刘季的目光却看向了萧何,他知道众人之中,以萧何才干最高,若得萧何之助,必定可以成就大事。

只是,萧何对刘季的目光视而不见,他不像刘季和樊哙,没有家室拖累,想走就走。

他尚有老母在堂,又无兄弟姐妹,他若一走,有谁可以为他母亲养老送终。

他明白刘季的含义,只是他不能答应,因而只当没有看见。

刘季见状,也不好强求,与众人一一道别之后。就与樊哙、夏侯婴二人,收拾了一些行装,连夜离开了沛县。

此一去,天高海阔,正是龙入大海,虎奔深山,一场席卷南赡部洲的飓风,将要刮起。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