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洛凡晓枫26完(1 / 1)

“就想见你,然后从窗户下楼,没扶好……”涂晓枫小声嘟嚷着,掩饰的低下头。

“你怎么能这么不听话!”洛凡生气的训斥,“我昨晚不是告诉过你,一切有我,过几天我会来看你的,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这是二楼,要是四楼呢?你也跳!”

这话倒和张芹之前说的意外不谋而合。

涂晓枫有点意外,洛凡哥看着平时演技挺差的一人,怎么这时候演的比自己都好?

这担心的模样,啧啧,真像。

他是不知道洛凡跟本就不知道,白莫寒为了让洛凡表现逼真打动二老,一起骗了。

“叔叔阿姨……”

洛凡站起身来,一脸郑重的面对王慧和涂地,深吸口气,下了莫大决心似的开口,“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没有安慰好晓枫,但我是真心喜欢晓枫的,只要你们能同意我们在一起,我可以接受代孕,这样以后晓枫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涂家不用……”

“我才不要呢!”涂晓枫急着打断他,挣扎着就要下床,“我姐都答应把二胎给我养了!我不要代孕,我不要!”

在他看来,试管婴儿对洛凡来说也是种背叛,两个人相互喜欢,就要彼此忠诚。

“你们简直就是胡闹!”王慧气得不行,转头瞪向涂轻语,“你陪他们一起胡闹也就罢了,竟然还答应这种事!”

“……”涂轻语。

啧啧,我这个背锅侠。

白莫寒当然看不得涂轻语受委屈,将人揽进怀里,接下王慧的怒火道,“妈,这件事是我答应的,当时晓枫说喜欢我和姐的孩子,我就答应他了。”

“……”王慧一噎,气得跺了跺脚,“怎么连你也这么糊涂啊小寒!”

“行了,快别哭丧着脸了,多大点事儿。”张芹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豪爽道,“姥姥同意了!”

病房众人俱是一惊,都意外的看着张芹。

只除了白莫寒还趋于淡定。

张芹朝众人和蔼的一笑,来的路上她已经听王慧说过前因后果,这会对这件事门前,遂转向王慧和涂地的方向。

“两个孩子要在一起,就让他们在一起嘛,两个男人怎么了,我前天看的电视剧还是两个男人在一起呢,人家现在都说,相爱是不分性别的。”

“妈……”王慧哭笑不得。

她是知道张芹前卫,但没想到自家母亲比自己还与时俱进。

这是看的什么电视剧啊?两个男人在一起……

“还好我昨晚和你爸吵架,知道这件事,不然你们还棒打鸳鸯呢!”张芹一脸欣慰的看着洛凡,“孩子们这样相互喜欢,多难得的事,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哪还兴传宗接代那一套。”

“妈,晓枫是我儿子,我哪能不疼,让他要个孩子,也不是为了传宗接待,我是不想看他连个血脉都没有。”

王慧在张芹面前,语气自然软下来,不再那么咄咄逼人,相反的,说的越多,越有种小时候和妈妈诉苦的感觉,不禁心里话更多的说了出来。

“他们现在相爱,以后呢?十年后还是两个人,身边连个承欢膝下的人都没有,以后老了也没人养老送终,我不想晓枫就这么绝后!”

得知两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洛凡耐心的解释之后,王慧最担心的不是外面人的眼光,而是涂晓枫以后会没有孩子。

所以她提出无法更改的一件事也是这个。

洛凡当时便有了这个想法,却无法劝自己接受。

一是因为他受不了看涂晓枫和别人有孩子,二是这种事,他要征求涂晓枫的意见。

涂晓枫的意见和洛凡的意见是一样的,这件事就这么僵了下来,直到现在。

“哪有绝后这么难听了?”张芹见王慧脸色难看,拉住自家女儿的手,“咱们涂家小语这不是都两个孩子了?难道就不是我们涂家的血脉了?你们怎么这么迂腐,难道还在来重男轻女那套?”

“但那不是晓枫的孩子。”王慧也很委屈。

“小语和晓枫都是你生的,晓枫怎么就不能把小语的孩子当自己的孩子爱了?涂苜小时候他还带了一半的呢,不是也相处的很好?”

张芹慈祥的笑笑,“你们啊,就是喜欢杞人忧天,还不给人自主权,想不想生孩子是人家自主的事,现在那么多男女结婚的,不也做了丁克一族?这和是不是两个男人在一起,一点关系都没有嘛!”

她这话实在有些道理,王慧一时也想不出话来反驳。

“小语的孩子,愿意给晓枫养,这证明两人姐弟情深,干小语什么错?依我看小语又要上班,又要带两个孩子,也带不好,晓枫和洛凡养也没什么不好。”

张芹说着看向一直搂着涂轻语的白莫寒,笑容更是温和,“小语毕竟还年轻,小俩口又这么恩爱,以后还有机会怀,到时候家里三四个孩子,就更带不过来,这样也是个不错的提议,对大家都好。”

“姥姥你真是太英明了!”涂晓枫大吼一声,激动的差点跳下床。

洛凡也感激的看着张芹。

众人都知道,张芹一句话,顶他们一百句。

张芹又道,“世上的事哪有绝对对错?凡事只要当事人不觉后悔,又不损害别人就够了。身前人不管身后事,你能陪晓枫的日子终究有限,和他过一生的,是他喜欢的人。”

“孩子们都不小了,知道谁对他们好,你该给他们自主的选择权,这样哪怕是选错了,也不会留遗憾。人生在世,谁都无法说自己的选择是对,但求万事皆不留憾,在后悔中度日的感觉,那会很难受的。”

张芹劝完了,见王慧没再反驳,朝她笑笑,拍拍自家女儿的手背,“这件事由我做主,同意了!”

可以说是自行拍板定钉。

王慧不住叹气,却终是没有反驳。

经过今天一事,她也看出来了,涂晓枫和洛凡……没办法轻易分开,即便强行分开了,也会受到很大伤害,都是看着长大的,她自然看不得两人那么难受。

且张芹说的也有道理,他们活着的时候能阻止二人在一起,日后不在呢?若两人仍旧相爱,仍会在一起不说,还白白蹉跎了这么多年,错过了青春。

……

因为张芹的意外到来,比预料中更快的打动了王慧和涂地,涂晓枫总算能和洛凡光明正大三一起。

有洛凡贴身照顾,其他人也没在医院久留。

张芹先回家补了个觉,她昨晚和王敬国吵架气得肺叶疼,晚上都没睡好,一早上的又做车,这会儿正困着。

王慧和涂地不放心老人一个,也跟着回去了。

白莫寒和涂轻语待到中午,今天幼稚园半天班,两人去学校接涂苜和朵朵一起吃了个午饭,然后一起回家。

等众人都走了,洛凡才能和涂晓枫好好亲近一下,手摸着他腿上的石膏,“腿还疼么?”

“洛凡哥,你这是演上瘾了吧?人都走了还这么有兴致。”涂晓枫悠然自得靠在床头。

“演?”洛凡不解。

涂晓枫也怔了,半晌才道,“我二哥没告诉你我的腿没伤吗?”

“没伤?”洛凡眸光变幻,略一思索之下明白了,“你们这是苦肉计?”

那个白莫寒真是够可以的,竟然连他一起骗,害他担心成那样。

“原来你真不知道啊!”涂晓枫恍然大悟,“我说你刚才演技那么好,都快把我比下去了。”

“这要是让叔叔阿姨知道,非抽死你!”洛凡咬了咬牙。

“没事,我二哥说我装好了别露馅,他们就不能知道。”涂晓枫满不在乎。

“好吧,不管怎么说,叔叔阿姨总是答应我们了。”洛凡觉得结果是好的就是好的。

“那对呗,要我说还我二哥的办法管用,真是太了解爸妈了!”涂晓枫提起白莫寒就像提起偶像。

洛凡知道他特崇拜白莫寒,但听多了还是吃味,“你二哥就那么好?”

“那当然,人又帅又有钱又专一又聪明,天下无双!”涂晓枫一脸骄傲。

“行吧,你就让你那个天下无双的二哥来医院陪你吧,我回去了。”洛凡说着起身。

“别啊!”涂晓枫拉住他,“咱俩都好久没在一起睡了,你晚上不准走!”

洛凡回身挑起他的下巴,充满暗示性的笑笑,“不走留在医院,你想干嘛?”

“搂着你睡觉。”涂晓枫顺势低头在他指尖咬了一口,恶狠狠的吡牙。

“不干点别的?”洛凡揶揄的笑。

“不要脸!”涂晓枫瞪他,“你这个思想不干净的人。”

洛凡笑笑,没再继续逗他,逗弄过头了,容易把持不住。

他目光移到涂晓枫腿上,“你这石膏多久能拆?别再因为做戏把腿捂坏了。”

“捂不坏,这石膏随时都能拆,纱布里面的袋子全解开就开了,爸妈不在的时候就拿下来。”涂晓枫复述当时医生说的话。

“那叔叔阿姨都走半天了,你怎么还不拆?”

“我这不是没断过腿,觉得好玩,想多感受一下么。”涂晓枫兴致勃勃。

“……”洛凡。

头一次听说有人喜欢感受断腿的。

下午回家,涂苜知道了舅舅的事,去医院看了涂晓枫一趟。

张芹也睡醒了,全家人都跟着去了。

洛凡推了工作,一直在医院里照顾涂晓枫。

王慧看着,心里不是没感受的。

洛凡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女人原是任着挑的,也不知怎么就对自家傻儿子喜欢上了。

晓枫没有孩子,洛凡一样也没有,这件事不是只有涂家吃亏的。

这样一想,连带着心疼,便对洛凡更和颜悦色几分。

“照顾晓枫一天也累了,晚上我留下吧。”

洛凡闻言,赶紧摇头,“晓枫没什么需要护理的,我留下也不累,晚上在病房能照常睡觉。”

王慧留下,涂晓枫那个傻子,十有**要露馅,洛凡说什么也要将这件事瞒好。

“洛凡怕是担心你私下里收拾晓枫呢。”张芹在旁打趣了一句。

王慧笑了笑,再看洛凡,更是欣慰不少。

有洛凡这样稳重的人照顾晓枫后半生,她确实没什么不放心的,至于不是女人这点……算了,忽略吧。

“妈,爸一会儿就到了。”涂地在外面接了电话回来,对张芹道。

“啧,不是嫌我不好么,还追的这么快。”张芹撇撇嘴,却遮不住脸上的笑,皱纹都深了不少,却是慈祥模样。

“这件事就别和你爸那个老顽固说了,免得他又跳脚,反正也没多少年活头了,让他稀里糊涂的挺好。”她不忘嘱咐女儿和女婿一句。

“妈,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王慧无奈。

说话间,王敬国已经到楼下了,涂地接到电话,忙下楼去接。

将老爷子接上来,一家人聚在一间病房,王敬国还在气头上,但又受不了张芹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家里,想开口要求回去,又拉不下脸来,因而表情讪讪的不说话。

张芹也不理他,自顾逗涂苜和涂晓枫说话,祖孙三人在病床前聊得十分开心。

……

为了不让王慧他们担心,不让涂晓枫露馅,洛凡很快就给涂晓枫办了出院,回家“休养”。

而且是回他的家。

美其名曰方便照顾,其实还是怕涂晓枫在家里露馅,忘记自己“受伤”的事情,突然站起来什么的,那王慧表情一定很精采。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涂轻语临盆。

白莫寒这次找了两位助产师,三位医生,又有了上次的经验,孩子顺产,不到四小时就生了。

和B超检查一样是女孩儿,名字涂晓枫早就定好,叫涂忧。

洛凡小事都依着他,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下了。

涂晓枫开心的抱着小娃娃,在王慧的指导下喂糖水,笑得眼睛都没了。

他终于和洛凡有了孩子,这个孩子和他是有血缘关系的,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真让人感觉很幸福。

洛凡盯着自家傻东西看了一会儿,过去涂轻语床前,“听说出月子就要搬走了?”

“恩,已经和爸妈说了……”白莫寒替涂轻语答了,端着碗坐在床边喂她葡萄糖水,“爸妈也同意了。”

等涂轻语出了月子,两人就把孩子抱回家里照顾,当起了奶爸。

照顾一个孩子并不容易,但涂晓枫很爱孩子,洛凡又很有耐心,虽然忙乱,倒也没出什么大差错。

小涂忧是个软软嫩嫩的小娃娃,从小就懒懒的爱睡。

等再大一些的时候,不用特别哄,只要摆上一些漂亮的东西在她面前,她就会欢欢喜喜的看着。

然后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有一次洛凡为了逗她,故意拿丑丑的一个玩具放在小涂忧面前,小涂忧当即扁嘴,然后哇的哭了出来。

“……”涂晓枫。

“小忧长大估计是个颜控,这才多大,就知道什么好看什么难看。”洛凡笑得无奈。

“那不是很好?到时候不帅的男生都不能入眼,小忧就可以一直陪我们了。”涂忧虽然才三岁,但涂晓枫已经有了身为父亲的排外意识,总觉得全天下的男生都配不上自家小忧。

想着等有一天涂忧长大,谈恋爱了,或者结婚了,涂晓枫气呼呼找那男生算帐的模样……

洛凡忍不住闭着眼睛笑了好半天:“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以后可爱这种话就私下说说就行,别让人听见,都快三十的人了还可爱,多影响我形象。”涂晓枫啧了一声。

洛凡拿过手机翻着日历,“下个月咱们出去旅行吧。”

“去哪儿啊?”洛晓枫伸手打开了床头灯。

“没想好呢。”洛凡搂住他的腰,贴着他后背,“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带小忧一块儿。”

“我……随便吧,我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儿,去哪儿都行,跟你一块儿就可以,”涂晓枫摸摸他的手,“要不咱俩扛个帐篷去河边儿住几天吧,就咱俩,劈材做饭,晚上数星星什么的,过过原始人生活。”

“好,”洛凡打了个响指,“虽然很傻,不过我喜欢。”

“其实也可以去我二哥的岛上,还能去山上……”涂晓枫被引了个话头,就忍不住开始畅想。

洛凡听他越说越不着边际,却听得越来越认真,忍不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涂晓枫怔了怔,捧着洛凡的脸回亲个大么么,笑着道,“到时候,就可以隐居啦,像大侠一样!”

“五十年以后,我们还在一起……”

“六十年以后,还在一起……”

“七十年以后,哎呀还在一起……”

,!

书页/目录